• <p id="o39xn"></p>
    1. <p id="o39xn"><nobr id="o39xn"></nobr></p>
      1. <rp id="o39xn"><bdo id="o39xn"></bdo></rp>

              1.    公司新聞
                   項目進展
                   行業新聞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石油工業或進入薄利時代
                添加時間:2014-07-23 來源:能源雜志
                    目前“高油價”帶來的利潤正被日益侵蝕,成本上漲勢頭又不可避免,全球性的石油薄利時代正在到來。
                  在全球一體化時代,中國石油企業積極順應全球能源轉型趨勢,參與全球資源并購和油氣勘探開發活動,已成為國際能源市場的一支重要力量,其生產經營活動性質與國際石油公司日益趨同,面臨的挑戰也是共同的,其中成本上升就是最突出的一個方面。在各種因素影響下,世界石油工業或將在新一輪“薄利時代”中艱難捱日。在此情形下,中國石油企業更應苦練內功,在嚴峻經營環境中努力提高競爭力。本文試對這一問題進行簡要分析。
                  繁榮中的隱憂
                  在國際油價處于“百元時代”,全球各大石油公司動輒百億美元級別的盈利收入情況下,談論全球油氣公司進入“薄利時代”,似乎有點危言聳聽。然而歷數全球各大石油公司交出的2013年成績單,確實存在令人擔憂之處。
                  以殼牌為例。在今年3月13日召開的2014管理層分析報告會上,新任殼牌公司首席執行官范伯根承認:就整個年度經營來看,殼牌的業績表現不盡人意。從它發布的2013年業績看,公司營業收入4975億美元,較上年減少了4%,其中上游收入929億美元,占總收入的18.67%,下游收入4044億美元,占81.29%,分別比上年減少2%和5%,更為嚴重的是,殼牌公司的盈利能力同比下降了近40%,每股收益和動用資本回報率都有所下降。
                  殼牌的遭遇不是孤例。十年來殼牌公司第一次發出盈利預警,不僅是其自身經營困難的反映,也折射了整個行業共同的困境。從一些機構統計的數據來看,全球大石油公司遇到了一致性挑戰,主要包括:資本支出持續增加,產量上漲幅度小。2009~2013年,??松梨?、殼牌、BP、雪佛龍和道達爾五大石油公司資本支出從1072億美元增長到1840億美元,年均增長14%。2011~2013年五大石油公司原油產量平均下降6%,天然氣產量下降4%。盈利能力下降。近兩年,五大石油公司投資回報率均出現下降。??松梨谕顿Y回報率從2011年的24.2%下降到2013年的17%,殼牌從15.9%下降到7.9%,雪佛龍從21.6%下降到13.5%。成本顯著上升。與盈利能力下降相對應,2008~2012年??松梨谏嫌尾僮鞒杀緩?.72美元/桶上升到13.02美元/桶,BP從6.68美元/桶上升到12.5美元/桶,殼牌從8.73美元/桶上升到12.47美元/桶。
                  從中國的情況看,國內石油公司過去六年間,營業收入、總資產、油氣總產量復合增長率這三項指標的表現搶眼,明顯優于業界同行,顯示了國內石油公司良好的發展勢頭。不過幾家公司也面臨著與國際石油公司的相同挑戰,那就是成本增幅上漲壓力加大,這一點從近年來各公司業績年報里得到了充分體現。
                  油價雙刃劍
                  石油行業有一句話廣為流傳:“石油行業是靠天吃飯”。這個“天”,指的就是油價。表面上來看,2004年以來國際油價持續攀升,從2004年的每桶40美元左右一直攀升到目前的100美元左右,總體上看這對石油公司是利好,但高油價是一把“雙刃劍”,看似誘人,實際上也是有利有弊。
                  從油價的生成機制看,國際油價主要以美元計價,這幾年油價高企背后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元走弱,國際市場的美元供應寬松,使得美元購買力相應下降。而且,高油價也在推動各項生產成本、服務成本、原材料成本上升。這或許就是雪佛龍公司CEO約翰?沃森指出的“如今的油價100美元/桶,僅相當于過去的20美元/桶”的重要背景。
                  從油公司實現油價的能力看,不同公司之間資產結構差異很大,必然帶來實現價格參差不齊。比如石油與天然氣的價格差異,美國頁巖氣革命催生了henryhup的低氣價,只有歐洲氣價和亞洲氣價的1/3甚至1/4,很多大公司的天然氣資產分布在北美,那么盈利能力必然受損。這幾年北美頁巖氣價格低迷明顯拖累了??松梨?、殼牌、BP等大公司的盈利表現,因此很多公司正在謀求從頁巖氣資產轉向頁巖油(美國EOG公司就是轉型的典型)。還比如,不同品質的原油之間價格差異較大,米納斯油價和布倫特、杜里、WTI的油價不同,油砂的價格和常規油的價格也不同。在2012年布倫特油價將近112美元/桶的情況下,不同石油公司實現油價的價差最大者竟然達到30美元/桶??梢姴煌馁Y產結構對實現油價具有重大影響。
                  從政府對油價政策控制的角度看,由于國際油價持續走高,國內外政府對石油行業開始征收“暴利稅”。從2006年開始,中國政府開始對石油開采企業的超額收入按比例征收石油特別收益金,最初的起征點是40美元/桶,2011年11月1日起起征點上調至55美元/桶,這對石油公司的壓力不小。
                  從產業鏈價值最大化的角度看,目前大多數石油公司是上下游一體化模式,上游原油價格高企,必然會對下游煉油環節盈利造成壓力。尤其是在中國目前成品油定價尚未完全市場化的情況下,價格無法有效傳導,煉油公司往往承受虧損。
                  成本上升步步緊逼
                  對石油公司來說,決定利潤好壞最根本的兩個因素是產品價格和成本,二者形成的“剪刀差”就是公司的利潤。剪刀上端的“高油價”未必真“高”,而剪刀下端的“成本”卻在步步緊逼。放眼全球石油行業,成本上漲已經成為國際石油公司一個非常頭疼的問題。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產量增長緩慢帶動成本上升。目前大部分優質油氣資源掌握在以中東為主的OPEC國家中,國際大公司只能依靠原有老油田進行生產,或者向難度更高的油氣領域進軍。與以前相比,同樣的資本投入,新發現儲量變少,產量增幅也很小,這意味著同樣的投資獲得油氣收益減少,桶油成本自然劇增。一項數據顯示,國際石油公司近10年資本開支上漲了417%,但產量竟然只增加2%。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維持老油田遞減的成本增加,例如在北海,過去兩年資本開支達到歷史最高,但產量增長有限。
                  非常規油氣開發成本大幅上升。目前,很多大石油公司向深水石油開發、重油、油砂等領域發展,而這些領域的商業開發成本已達到80美元/桶左右的水平,這使得國際公司的總體生產成本大幅提升。
                  全球大型油氣項目實施成本激增。受宏觀經濟、行業景氣周期等因素影響,目前全球油氣項目的服務、材料、勞動力等各項成本持續增加。尤其是一批大型項目建設的推進,進一步刺激全球工程材料、技術人才供應緊張,推高了項目成本,導致大型項目成本超支、項目延期等問題,這些項目建設成本都會以DD&A(折舊、攤銷與遞延)等形式體現到桶油成本中。例如,澳大利亞高更項目總投資從2009年的340億美元,上漲到目前的520億元,漲幅高達41%。
                  各種政策性成本增加。資源國日益嚴苛的財稅、法律條款,以及地緣政治風險、環境成本增加,也是石油公司成本上漲的重要原因。目前,不少資源國對本國油氣的控制呈收緊趨勢,跨國石油公司在油氣富集地區謀求高利潤回報的概率將大大降低。此外,隨著低碳綠色發展理念的普及,世界各國政府對油氣行業活動的監管將日益嚴格。污染物排放標準的提高(“零排放”等)將使石油公司的開采成本大幅攀升。而各國有關氣候變化政策的出臺,也將對石油公司資本開支造成較大影響。例如,澳大利亞上一屆政府已向包括油氣生產商在內的主要碳排放大戶征收每噸23澳元的碳稅,無形中增加了企業負擔。
                  對全球眾多上下游一體化的油公司來說,上游是其盈利能力最強的板塊,盈利能力約占總收入的70%左右。目前“高油價”帶來的利潤正被日益侵蝕(何況未來幾年還要承受油價可能走低的壓力),成本上漲勢頭又不可避免,如果上游“龍頭”的盈利能力受損,現金流必然受到影響,這或許是2013年全球石油公司現金流普遍緊張的原因。如果這種勢頭一直延續下去,說石油公司未來面臨嚴峻挑戰,并非一個杞人憂天的論斷。
                  大趨勢難以逆轉
                  如果從更長時段、更寬眼界看石油公司當前的困境,我們會發現成本上漲帶有某種必然性。
                  石油行業“景氣周期”的必然產物。過去十年,受新興國家經濟崛起的帶動,全球石油需求激增,油價節節攀升,帶來了石油行業的繁榮景象。在行業景氣周期內,大型石油公司上游投資力度不斷加大,原先低油價下不可能被開發的邊際油氣田,也以較高的成本被開采出來。石油行業的繁榮使得原材料及服務成本也水漲船高,令國際石油大公司頭疼不已。
                  全球能源轉型的內在要求。從世界油氣勘探開發的實踐看,從儲量小的常規油氣走向儲量更大的油砂、頁巖油氣等非常規油氣,從陸地走向淺水再走向深水,從高碳的石油走向低碳清潔的天然氣等能源,是世界能源發展必然要經歷的轉型。大石油公司紛紛搶灘北美頁巖油氣等非常規資源,是合乎發展趨勢的理性選擇。然而非常規油氣的開發成本更高,技術要求更高,對石油公司的成本控制能力必然帶來挑戰。
                  世界各國油氣資源政策趨緊的客觀趨勢。從全球范圍看,資源國對本國油氣的控制力度加大,從早期的租讓制到PSC合同(產品分成合同),再到目前一些中東國家的技術服務合同,國際石油公司從早期的“地主”、到合作者、再到“打工仔”,獲取資源的成本更高,面臨的政策條件更苛刻,生存環境變得更為惡劣,利潤空間大幅壓縮。
                  低碳經濟大潮的影響。隨著國際上對環境與氣候變化問題的日益關注,石油公司安全環保方面受到的監管更加嚴苛。各種資源環境方面的稅收以及污染帶來的巨額賠償等,都導致石油公司的成本升高。
                  綜合來看,石油公司成本上漲是全球經濟、行業周期和發展趨勢、主權國家政策變化、地緣政治、環保運動興起等多種原因的產物,一方面是外部環境變化的被動結果,另一方面也可以說是行業主動謀變的結果。從這個意義上說,很難有一家石油公司能跳出“成本上漲的周期率”,差異只在于成本上漲的幅度有多大,是否能在同行中取得一定的優勢,這也是每個公司可以著力提高競爭力的地方。
                  應對之策
                  盡管成本上漲壓力巨大,但從長遠看,全球石油行業有三個“不會變”:未來幾十年化石能源仍將是世界主要能源的格局不會變;世界能源從高碳向低碳、從常規向非常規發展的長期趨勢不會變;全球油氣供需中,供應端中長期偏緊的態勢不會變。雖然未來幾年全球油氣供應可能會呈現寬松局面,但是從未來二三十年世界能源消費增長來看,提供價格合理、安全、可持續的油氣供應,仍將是人類面臨的重要挑戰。
                  展望未來的能源大趨勢,基于上述的“三個不會變”,加上邊際油氣開發門檻以及中東等國家油氣生產的社會綜合成本,決定了國際油價不可能走到很低的水平。但是,這絲毫不意味石油公司面臨的挑戰會減輕。如果成本控制不力,業務經營活動無法產生正現金流,必然會帶來非常嚴重的問題。由于全球巨型項目越來越多,不排除因為一兩個重大項目投資失敗導致公司倒閉或者被兼并收購的事件發生。
                  全行業管控成本已經刻不容緩。對國際大石油公司來說,積極調整戰略以應對挑戰,是保持競爭力、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立足點。結合目前各大公司正在采取的行動,我們認為將有以下趨勢發生:從注重規模擴張到注重價值增長。投資更加審慎穩健,量入為出,不再一味追求產量,把握好規模、產量與效益的關系,“更小更強”的精干高效型公司將更受青睞。突出戰略合作,共同分擔風險。IOC與NOC之間、石油公司與油田服務公司之間在戰略、技術、項目實施等方面的合作將得到進一步強化。加快資產結構調整。通過有買有賣、有進有退的資產優化,構建高質量資產組合,著眼長遠謀劃新一輪戰略布局,圍繞深水、LNG、非常規資源等領域,夯實可持續發展的資源基礎。加強基礎管理,有效管控成本。加強生產經營管理,實現安全、可靠、負責任和低風險的運營,努力降低運營成本,將成為石油公司的第一要務。突出科技創新和管理模式創新。未來誰能在核心技術和商業模式上勝出,誰將會更早走向主動。目前BP、??松梨诘榷荚诠芾砩戏e極謀變,通過管理創新提升公司績效。
                  中國石油公司是國際石油行業競爭中的后來者,在國際競爭中總體處于劣勢,在管理、技術等方面還存在不少的差距,但是成本上升的壓力卻一點不小。對此,關注國際石油行業的變化趨勢,學習借鑒國際大公司的做法,并積極在提高發展質量、管理效率和技術能力等方面下功夫,同時用好龐大的國內市場需求、要素價格總體偏低等“中國優勢”,才能在石油“薄利時代”獲得喘息之機,進而為長遠健康發展打下更好的基礎。

                豫公網安備 41020502000010號

                国产成人免费高清直播,久久99精品久久久久久,体育课老师把我抱着高潮,曰批免费视频播放免费